逃离迷惑的网罗(一)

《祂的话》

主的话

32 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, 33 因为神不是叫人混乱,乃是叫人安静。

哥林多前书 14:32-33

“惟独长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粮,他们的心窍习练得通达,就能分辨好歹了”

希伯来书5:14

逃离迷惑的网(一)

第一章 神迹奇事和超自然现象的彰显

若干年前,在教会开始出现一种比较独特的灵恩现象。虽然其表现方式是不分年龄层次的所有会众齐声大笑,但这的确不是什么搞笑的事情。这种让人大笑的灵似乎极具传染性,在人群中迅速蔓延传播。有人说这样的大笑让人信心增长,使他们更亲近主。但也有人怀疑这种现象来自撒旦的欺骗。

经常有人会问我这种大笑是否源自圣灵,我会告诉他们,这的确有可能。我相信这一点,是因为在若干年前当我第一次与主相遇的时候,这样的大笑也如此临到了我。

喜乐的超自然转换

1941 年夏天,我与英军的医疗队驻扎在英国约克郡斯卡布罗的北湾。我们休息的旅店没有任何家具,我们只有睡在地上的草席上。我当时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基督徒,躺在草席上,我将圣经从头翻到尾,但只是把圣经当作哲学研究,而绝非为着灵修。作为一名哲学学者,我自认为阅读是学术研究很

重要的一环。出于这样的目的,我随意翻看着圣经,翻到了圣经约伯记。

在斯卡布罗,我与当地的五旬宗基督徒有了好些接触。他们告诉我,我需要将耶稣基督当作我个人的救主。因着五旬宗的信仰观点,我决定在一个晚上通宵祷告,不祷告到有事情发生我就绝不停止。我不知道我要期待什么,但我在挣扎了一个小时之后,从晚上十一点开始了祷告。

大约在半夜,我清晰感受到有一种神圣的同在临到了我,我口中开始不断重复雅各在雅博渡口与天使摔跤时所说的话 :“你不给我祝福,我就不容你去。”(创世纪  32:26)

我不断口中重复着说 :“我不让你走,我不让你走 ….” 重复若干次后,我又加上了下面的话 :“让我爱你更多 更多更多,更多更多   ”一股看不见的力量临到了我。我发现自己仰面躺在地板上,口里不断喃喃自语:“更多更多,更多更多 过了一会儿,我的话语开始变成了哭泣。一股力量从我的肺腑上腾,不断摇撼着我,并从我的口中喷薄而出。大约半小时之后,一件无法描述,无意识的改变发生了 :我的哭泣开始变为了笑声。这大笑也和之前的哭泣相仿,从我的肺腑不断上腾。才开始的时候笑声很柔和,很温柔,但渐渐笑声越来越大,越来越响,在我狭小的房间里面不断回响。

和我同房间的士兵被我的笑声吵醒。他发现我手臂高举着,在地上笑个不停。很无奈地看了我几眼,他摇了摇头说 :“我真不知道拿你怎么办。给你头上泼点凉水,让你清醒清醒应该都没办法。” 听到他的话,我里面立即响起了无声的回应 :“即使大水也不能把它浇灭!” 为了不打扰我的同伴,我爬回我的席子上,用毯子盖着头,压着声音笑着入睡。我知道,在这个特别的时候,圣灵与我同在。

第二天清晨当我醒来之后,我发现我成了一个全新的人。我的口中再没有那些污言秽语。我的祷告曾经是那样的软弱无力,但如今却像我的呼吸那样自然流畅。如果不先感谢神,我什么事也无法做,甚至连水也不能喝。傍晚六点的时候,我习惯性地径直走向了酒吧,准备小酌一杯。但是我却诧异地发现我的脚无法迈进酒吧的门,就像被锁死在门口一样。我终于意识到,酒吧已经对我不再是诱惑。

我回到宿舍重新打开圣经。仅仅一个夜晚,圣经一下子在我面前成了全新的,敞开的书。好像在浩瀚宇宙中,只有神和我在彼此对视。藉着圣经,神直接对我说话。诗篇一百二十六篇 1-2 节如此说 :“当耶和华将那些被掳的带回锡安的时候,我们好像作梦的人。我们满口喜笑,满舌欢呼 ……”  这正是我所经历的,我心里暗想。昨晚的笑并不是出于我自己的情感,我知道一股力量在那个时候,充满了我的口,我的心。我不断在心里默想,我意识到,这奇妙,超自然的喜笑和当日神百姓被掳归回时的喜乐,是完全一样的。

在约伯记我读到了另一段经文 :“神必不丢弃完全人,也不扶助邪恶人。他还要以喜乐充满你的口,以欢呼充满你的嘴。”(约伯记 8:20-21)喜乐的笑声并不是出自人的自我意志,而是来自神,是神对我们接纳的一个确据和回应。

天父的笑声

在阅读诗篇时我有了另一个发现:那就是神自己也会发出笑声。祂的笑当然不是对滑稽事物的反应,而是得胜敌军的一种表达。当恶人试图谋害义人,“主要笑他,因为他受罚的日子将要来到。”(诗篇 37:13)

如果地上的君王对神的国度不削一顾,“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 ;主必嗤笑他们。”(诗篇 2:4)若不思悔改的恶人行恶,诗人写道 :“但你耶和华必笑话他们,你要嗤笑万邦。”(诗篇59:8)但义人却可以与神同乐,并且嘲笑那作恶的人。正如诗篇所说 :“义人要看见而惧怕,并要笑他。”(诗篇 52:6)

关于我那个夜晚的奇妙经历,神也藉着圣经的话语启示我:我不断寻求的,就是拿撒勒人耶稣基督,就是当日在雅博渡口与雅各摔跤的那一位。雅各在主道成肉身前与主相遇,我与主在祂复活之后相遇。我和雅各,都邂逅了同一位神,同一位主,拿撒勒人耶稣基督。

在我被圣灵充满大约十天之后,我躺在小屋的草席上,开始用一种我不熟悉的语言说话。我感觉它听起来像中文,因为我记得曾经在教会听过这种语言。最开始说的时候我还有几分胆怯,但渐渐的,我越说越放松,越说越自由,越有力。这语言不是来自于我的意念,也不是来自我的口,而是来自腹腔来自肺腑,就像抽泣或者大笑一样。

第二天傍晚,我再一次开始用一种不知道的语言说话。这是和上一次完全不一样的语言。口中的字符似乎带着诗般的韵律,听起来非常优美。说了一会儿我停了下来。再一次开口时,我口中又恢复说出了英文。但英文的内容并不是来自我的意念,并且它们的节奏与之前所说的话一一对应。我意识到,现在口中的英文是之前那种不知名语言的翻译。

虽非源自传统,但却符合圣经

虽然我在圣灵充满下的笑不属于传统的属灵体验,但在灵里却也同样真实。在马太福音十二章 33 节中,耶稣告诉了门徒如何分辨属灵的体验 :“从果子就可以知道树。”  那么我奇妙属灵经历的果子是什么?我告诉你,果子是离弃罪拥抱公义的生活方式,是从曾经沉迷的神秘学和不可知论,到对圣经显明的主耶稣坚不可摧的信仰 ; 是在神国度里不断结果子的生命。在这次属灵经历之后,我又有了几次超自然的大笑体验。我甚至看到神的手以类似的方式触及其他信徒。从圣灵而来超自然的笑声带来洁净,带来振奋,也带来身体的医治和脱离抑郁的释放。

我在伦敦担任牧师时的另一个超自然经历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有一天傍晚,我在一栋四层楼的顶层与我们团契的伙伴一同祷告。当时这座建筑物突然开始震动,一直延续了三十分钟。神的大能在震动着它。在那期间,一个瘸腿的男人奇迹般地痊愈了,扔掉了他的拐杖。正是在那个时候,他们开始赞美神,于是这栋楼开始震动不止。

路加在使徒行传中也记载了早期教会一个类似的例子 :祷告完了,聚会的地方震动,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,放胆讲论神的道。使徒行传四章 31 节

圣经的记载

有些时候,一些事情虽然没有按常理出牌,似乎看起来不合乎传统,但不是意味着我们就立马需要对其提高警惕严加防范。因为这样不寻常的事的确有可能来自于神。旧约中上帝的先知做了好些不同寻常的事情。这样的例子在圣经中不胜枚举。以赛亚不得不赤脚走路三年(以赛亚书 20 :1-4),以西结被要求左躺三百九十天,右躺四十天,并且不得不在烧牛粪的火上烤食物。(以西结书 4 :4-15)

在福音书中,我们也看到主耶稣自己以非传统的方式医治很多病人。祂吐唾沫抹聋子的舌头医治聋子(马可福音 7 :32-35),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眼睛上使瞎子能看见。(约翰福音 9:6-7)根据使徒行传的记载,早期教会的许多事件与今日教会现状相比,都是极其不寻常的非常规事件。神迹奇事在早期教会的历史中,无处不在。

历史中的事件

很多教会历史上出名的属灵领袖,例如约翰 . 卫斯理,乔治 . 怀特菲尔德,乔治 . 爱德华和查尔斯 . 芬尼,他们的服事中也都有超自然现象的彰显。然而,他们的事工却迥异于今日只单单注重于神迹奇事的事工。

首先,这些教会历史上的属灵伟人,他们服事中最重要的事是传讲神的话语。芬尼常常讲道两个小时。但今日大多数讲道都刻意的言简意赅,以适应听众的短暂注意力。

其次,这些教会历史中的传道人都热切地呼吁悔改。生命改变之前必有悔改,同样的事情在今天也应该同样发生。但是人们今天更热衷于 “灵里更新” 而没有意识到更新的前提是悔改。彼得在使徒行传三章 19 节中明确指出 :“所以你们当悔改归正,使你们的罪得以涂抹。这样,那安舒的日子就必从主面前来到。

在主耶稣的教会中,我们对神迹奇事既不应该盲目相信,也不应该冷嘲热讽持怀疑态度。圣经告诉我们,我们要  “凡事察验,善美的要持守。”(帖撒罗尼迦前书 5:21)我们必须运用圣经来察验周遭的神迹,正如希伯来书五章 14 节所言 :“惟独长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粮,他们的心窍习练得通达,就能分辨好歹了”。学会属灵分辨并且吃属灵干粮,能使我们对所遇见的神迹奇事的真实性予以鉴别。

五个偏离轨道的教会运动

有些教会运动始于圣灵的真实感动,但他们后来偏离了轨道,偏离了圣经的真理而无视神的教导。在各种不同的教会运动中,有些和我有特别的联系。我想回顾一下其中的五个案例,因我也曾就其运作背后的影响力提出过质疑。

春雨运动

二战后在加拿大的萨斯喀彻温省,爆发了名为 “春雨运动” 的圣灵大浇灌。很多人从美国来到萨斯喀彻温省,不断经历圣灵恩赐的重建。“春雨运动”  十年之后,1957-1962 年,我在加拿大一个五旬宗教会担任宣教士。我问教会的牧者,为什么五旬宗的会友很少操练圣灵的恩赐。他们告诉我,“春雨运动” 的确有属灵恩赐的彰显,但是后来走偏了。他们不想要这样的恩赐,是因为不想也犯同样的错误。这种说法是无稽之谈,并且显然他们被迷惑了。教会当时的领袖自高自大,自以为是,而且陷在了不道德的罪中。

“神众子显现”运动

另一个例子是 “神众子显现运动”。一群非常有讲道口才的弟兄坚信,按照圣经,万物都在等候神儿子的彰显(参罗马书 8:19)。他们的服事非常有力,特别是在赶鬼释放的服事上。但是他们却热衷在释放过程中长时间和邪灵对话,试图寻求从邪灵而来的启示。这种做法是完全不符合圣经的。按照他们的神学理念,他们中间已经有人有了复活的身体。这也明显违背圣经。(参提摩太后书 2:18)

“上帝之子”运动

接下来是“上帝之子” 运动。后来他们的名字改为“家庭” 运动。他们的女性领导者强大而且极具个人魅力,但她却操纵年轻人的思想,破坏了他们与父母和家庭的关系。

威廉·伯兰罕

威廉·伯兰罕(William Branham)的事工辐射甚广,着实令人惊叹。他是一个温和,谦逊的人,以讲道时常有知识的言语而闻名。有一次,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一次会议上,他从观众席中选择了一名女性,并告诉她 :“你不是为自己而来的。你来这里是为了你的孙子。“接下来,他准确地说出了她在纽约市的街道名称和地址。

有几次在恩赐服事之后,伯兰罕完全累垮了,被人抬下讲台。伯兰罕宣教聚会中一位圣经老师,也是我的同事巴克斯特曾私下告诉我,“伯兰罕里面有两个灵。一个是圣灵,另一个则不是。“在伯兰罕因车祸死亡之后,他的追随者们将他的身体作了防腐处理,直到复活节主日才将其埋葬。几个月后,他们期待伯兰罕会复活,但这并没有发生。

门徒训练运动(牧羊★运动)

最后,“门徒训练运动”  或  “牧羊人运动”  始于神真实,并且超自然的介入。在一次会议期间,三位讲员 — 鲍勃·慕德福,查尔斯·辛普森和唐·巴沙姆和我发现会议的带领者是一名同性恋。我们于是见面祷告如何解决这个问题。当我们的祷告结束时,我们知道神已经介入。随后,我们承诺在祷告中相互遮盖,彼此委身和监督个人生活,并且承诺在做出任何重大个人决定之前,大家必须一起交谈。

在这之后不久,我们发现自私与野心掌控了整个运动,没有经验的人被放置高位。人心没有得到更新,也没有寻求神的旨意。

所有这五个偏离的灵恩运动都有一些共通之处。第一是骄傲,我认为这是最危险的罪。箴言十六章 18 节明确地警告说,“骄傲在败坏以先,狂心在跌倒之前。”第二个共通点是灵里的混杂。真理之灵与谬误之灵混杂,有圣灵的介入,也有其他的灵的破坏。当一个人不断败坏,从属地到属血气到属鬼魔,邪灵也就乘虚直入。在下面的章节,我会就其中提到的一些概念进行详细的分享。

 

注:引用歌曲版权归原著者。

因祢名是聖潔 改編/唱:賴天恩

注:本篇中歌曲版权属于词曲作者。目的只作教会团契敬拜赞美使用,请勿随意下载,我们尊重歌曲版权,如有任何疑问,请电邮指正,24小时内删除。

认识耶和华荣耀的知识要充满遍地,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…

——哈巴谷书2:14

点击,进入叶光明教导资源网

文章已创建 350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相关文章

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,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。按ESC取消。

返回顶部